岩爆

2016-12-05 走过的路

标题是岩石力学里面的术语,这篇博客却与学术无关。

起因是结构动力学的演讲课上,竟然有一位学生对这一问题进行一番研究。让我的思绪一下回到了2014年夏,在宁夏固原市隆德县实习的日子。没错,作为城市地下空间工程专业的学生,大学时光中最接近这个专业的时候,就是在那个暑假短短的一个月。那段时间里,在师兄的带领下,我算是真正见识到什么是钻爆施工,什么是TSP,什么是新奥法施工,二次衬砌的施作,拱顶沉降测量...

让我提笔写这篇博客的原因是,这位学生作完报告以后,我的导师提了一个在我看来是土木工程师都知道的事实:光面爆破(smooth blasting )。作报告的学生没有回答出来,老师也没有对此作出回应,在座的学生似乎也对这个问题不清楚。也许又是一次偏见,我以为的“常识”,并不是常识。可问题是,我们是土木工程的学生,如果这个“常识”在我们这个圈子里都不是人人皆知,那圈外人对它的了解,也可见一斑了。

光面爆破是隧道开挖的重要手段,特别是在中国,由于机械设备相比与人力资源的昂贵,穿山越岭的隧道主要还是以这种方法来实现。然而,如果你亲自看过钻爆施工的过程,你就会明白,隧道每向前开挖一米,都是工人们用身体健康换来的。我在掌子面的前端,目睹过工人操纵机械打孔的过程,机械与岩石撞击的轰鸣声,乌烟瘴气的空气,隧道恐怖的黑暗,扰动围岩给掌子面带来的潜在危险,让人简直不想在里面多呆一分钟;二次衬砌初喷的时候,隧道里湿闷的空气夹杂着混凝土令人作呕的气息,不断掉落的岩石碎片,让人不想在隧道里多呆一分钟。隧道塌方更是不用说,就在我实习的时候,一个黄土隧道掌子面塌方,施工方要求我们用雷达探测一下塌方体前方的地层情况。就这样,我们一行人搬着沉重的雷达,深入塌方隧道的掌子面,我清晰地记得那个时候的胆战心惊。

而岩爆,则是致命杀手。岩爆的预测到现在为止还是学术界头疼的问题。在高山隧道,特别是硬岩地层,岩爆尤其严重。刚刚开挖的隧道,由于应力的不均匀分布导致隧道中裸露的岩石,在没有任何征兆的前提下,突然爆裂,释放出巨大的能量,对周围的机械设备以及人员造成极大的危险。简单来说,岩爆就像是地雷一样,与地雷不一样的地方在于,是否爆炸不取决于你踩到到了它。本科时候的班主任,在掌子面作科研的时候,就被岩爆弹射出来的岩石击中,直接送进医院,好在没有伤到性命。岩爆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,是隧道人的一块心病。

可悲的是,并没有太多人知道这些事情。然而很多工人,还是会为了生计,年复一年地坚持在隧道一线。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这些工人坚守在岗位。或许是可观的工资?或许是别无他计?亦或是其它什么原因?我无从得知。一个人能为生计如此卖命,这已经超出我的“常识”。可是,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?社会能让这种工作存在,让人无从选择,是不是这个社会缺失了什么?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