辐条再断

2016-12-14 走过的路

清晨室外温度已经逼近零下10度,虽然我没有偷懒,我的单车却没能抵抗住严寒。晨练快结束的时候,后轮的一根辐条断了。原因很可能和低温有关系,辐条在低温下收缩,导致应力增大,加上这幅轮组已经有些年龄,加之路上的颠簸,以这种方式抗议我在低温下训练。

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自己动手换辐条调车圈了。然而晚上的修车却连连遇上难题。首当其冲是扒胎。我已经不下百次扒胎了,对于山地车,没有我徒手扒不下的胎。然而公路车,特别是这种刚刚换成折叠胎的公路胎,我真的束手无策。还好自打骑公路还没有在路上出过爆胎问题,但我知道自己的运气不会总这么好,是时候准备一副扒胎杆了。借助起子,放弃了对轮组的怜惜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后胎才被我扒下来。然而,我发现,断掉的辐条是在飞轮的异侧,心里窃喜,不用拆飞轮。拿出来备用的辐条,准备顺水推舟,结果却发现自己的运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。虽然断掉的辐条在另外一侧,但是,辐条插入花鼓辐条孔的两种方式之一,我只能从飞轮一侧插入辐条。结果可想而之,我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将辐条扭曲地插入,结果辐条变形过大,在和轮组一侧的辐条螺帽连接的时候,总是连不上。遂放弃。明早的晨训也被迫取消,这是不我偷懒。明天看能不能买到卡飞扳手,飞轮工具,只能拆掉飞轮,老老实实上辐条了。人们常说富烧轮,是有道理的。

晚上回家的路上,又下雪了,气温还在往下降,回家的路已经和XC无异。


2016年的第三场雪


大雪封路


XC回家


圣诞将至(续)


辐条罢工


本打算换上的辐条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