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画一个圈

今天T.H.的目的地定在了Leamington。

这是一个人口27959的大镇子,安省南部Windsor-Essex地区第二大城镇,素有加拿大西红柿首府之称。这里是加拿大陆地版图的最南端。最南端的标志性景点,霹雳角就在Leamington辖区内。由于地理上的优势,这里自然而然是加拿大气候最温和的地方之一。说到最南端,加拿大最南的地方再准确一点是霹雳岛,如果再准确一点,则是在霹雳岛附近的中途岛。不过霹雳岛上是有常驻人口的,这个岛屿还是一个景区,通过轮渡连接加拿大和美国。

今天的路线和上周没有太多差异,都是一个圈。首先是数据。今天近5个小时的均速终于上了30 km/h,鼓掌。主要原因是出发的时候稍微逆风,所以心里有所准备,逆风的时候,特别拼。可能这样的逻辑促成了后面的骑行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,所以结果自然而然。

老规矩 Tim Hortons:


每个地方的T.H. 都会有一点不一样,这个系列的亮点之一就是发现这些细微的差异。不像上周Kingsveil小镇子,Leamington这个大镇子上一共有3家。事先准备路线的时候,我选了离Lake Erie最近的一家,结果万万没想到,体验远不如上周的好。今天这个小房子里坐满了人,环境也很吵闹。记得Kingsveil 的T.H.里,有一个老爷爷安静地读书,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聊天,我能看见的他们的嘴唇在动,但是一点声音都听不见。而这次就没有那么走运了。可赞的是这次Sandwich #1,特别好吃。还有旁边的一个奇怪叔叔,拿着一个平板电脑,大声的读电子书,绘声绘色,对面似乎是他的老婆。当时差点就像去问问他读的是什么。不过这个小店的生意确实很好,我猜是离霹雳角很近的缘故。前来旅游的人们,都把这里当作了一个落脚休息的地方,所以才有这么多人。没有在这里停留过多时间,就骑到了Leamington的Lake Erie海滩。

远远望去,霹雳角在湖平面上若隐若现。不过这次的目的地不是那里。在这个帆船基地稍作歇息。

南风中飘舞的旗帜:The State, Leamington屯旗,安省旗和枫叶旗。


在这里,读到一段故事。

一百多年前,1916年10月20日星期五,一艘满载煤炭的货船,D.L. Filer,本打算从霹雳角被拖往底特律河。结果不幸遭遇风暴,将拖船和 D.L. Filer 撕开。她本打算抛锚,以期望躲过劫难,结果还是因为巨浪拍打将其船体撕裂,船上7人仅1人被救起。同一天,还有三艘船遭遇不幸,总计51名水手在这一天丢掉了性命。这一天以“黑色星期五”永远被人们缅怀。

从Leamington出来沿seacliff 那条路简直就是地狱。汽车实在太多,路又窄。11公里的路,提心吊胆才完成。不过到了Kingsveil之后一切就好了,明显能感受到司机们似乎也不那么赶了,大多数司机都很有礼貌的从我身边开过。特别享受在Hertage这条长30多公里的路上骑车。

骑行的时候,很多时候脑子里会蹦出很有意思的想法。让我突然想起了大学刷怪坡的日子。那个时候,每次刷完怪坡,我都会写下些什么。可惜的是没有能够一直坚持下去。很多灵光闪现,就是从两个轮子上蹦出来的。那些没有记录的日子,似乎在我的生命中不曾来过。或许我忽略掉了那些潜移默化的影响,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多写。有了记录,生命才存在。最后,发现一个新的Mark,遂合照。城市大了,路牌也不一样了。

@2017-05-13 00:00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