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b里的那些人

2017-03-12

做一门课的GA,学校给发补助固然重要,但是更有意思的和这里的本科生们正面接触。这是我在这个学期伊始选择做Numerical Analysis助教的原因,现在一个学期共10次的助教就要结束了,感觉蛮有意思的。

这周是最后一周,Lab的作业不打分,所以很多同学都不来了,但是我们三个GA还是按点出现,Dr.Lang 也是照例出现在Lab开始的时候。剩下的时间,没有同学问任何问题。其实,我倒是仔仔细细准备了这堂Lab了的,没有用武之地倒是遗憾,不过明后天还有两次,希望能有学生来问问题。说到这里,我又要谈谈做助教的另外一个好处了:就是学习这个过程。这10周的20次Lab里,基本上我都得讲个半死不活。很多时候,有些概念在去Lab之前我也是挺含糊的,但是通过和学生们之间互相讨论,促进了更多的思考,对一些数值问题也有了更深刻的体会。这是带这门课GA让我领悟最深的东西。当一个人在尝试去教授一些东西的过程,其实也是在对所要教授材料的一种更深层次的学习,这其实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学习方式。更不要提,GA这个角色,对你的压力:你得课前准备啊。

除开学术上面的东西,其实也挺喜欢和学生们混在一起时的感觉。这门课上,我认识了很多第三世界的学生,比如中东和非洲。今天在巡查的时候,碰到一个白人小伙,发现他在查自行车相关东西,一聊发现,原来是同道中人呢。小伙虽然接触公路自行车不久,考试结束后,打算环一圈安省。他对中国的概念,你猜怎么着?“中国是不是特别潮湿,我朋友说,碳架公路在中国用不了几天就废了。” “小伙,中国也是一个好大的国家。”我心理默念。

晚上还有一个来自巴勒斯坦的哥们,他说他来自Palestine。我一开始以为是巴基斯坦。
“不是,在中东附近,和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特别近的国家。”
"就是以色列旁边那个国家吗?"
“不,以色列不是国家,他们抢了我们的家园。”
当时挺尴尬的。
“听说你们那里经常战乱,是真的吗?”
结果他直接Google。
“Nablus是我的家,你看这里Gaze Strip,那里人口超级稠密而且战乱不断。你看,我可是有约旦(Jordan)的护照。约旦是我们好邻居。你快看这个,这是我们的国旗,和约旦非常像,就差一个星星。”
大开眼界啊,其实在这之前,我从来不知道google地图上,居然看不到Palestine这个国家的标注,从来不知道巴勒斯坦和约旦的关系是如此之好,不知道黑白绿外加红色三角的国旗。
他又google,China
"那个大星星,是什么意思啊?"
“那是我们的Party。”
“Party?什么是Party?”
“Commusium, 共产主义,你不知道吗?”
“啊?今天新学一个词汇。”
“那小星星是什么?”
“就像我一样的普通人。”
“为什么是4个?”
“这个,我也不知道...”
真的,我还真不知道为啥是四个?好看,对称?
“红色是什么意思?”
“血,代表着阶级斗争”
“原来如此。”

晚上回来,查了一下,原来四个星星代表:工人,农民,小资产阶级,民族资产阶级。不过,这之前我真的没有一点概念。

下学期,还有这样的课吗?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