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口的二环南路即将架起高架,记忆中昏黄的街灯,投射在班驳的枝桠,这样的图景恐怕也只能在回忆中寻找了;
气势磅礴的图书馆,把实验楼前荒夷变成知识的殿堂,间或有灯光闪烁在一多广场,让人恍然想起大雪纷飞的日子;
白玉兰路被挖开,又填上,不过学生们的宿舍从此多了一些温暖;
男生澡堂下面开了一间小卖部,那里的煎饼总是让晚归的学霸填饱肚子;
澡堂里的老人来了,又走了,锁走到历史的舞台的前,倏然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;
悦园二楼的自选餐厅,吸引我的倒不是那些佳肴,而是那些富有生命力的名字;

从一个人,到一群人,最后变成了两个人;
从Atx pro变成了lapierre,acer 变成了xt,xcr 变成了 fox;
从一年1万公里变成了 心血来潮的午后,才会偶然想起有关单车,那些属于自由的释义;
从血气方刚间或又踌躇忧郁的青涩少年,变成了现在有了清晰目标一心学术的岩土人;
从...变成了...

故事还在继续,我不想画上句号

@2014-04-10 00:00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